1382cm太阳贵宾会app下载-首页(欢迎您)

学术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>>学术动态

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举行线上学术沙龙

发布时间:2022-09-17   浏览次数:0

2022年9月10日晚19:00,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举行了线上学术沙龙,由庞红蕊老师主讲,主题为《机器坏了的哲学——阿甘本论“无用”(inoperativity)》。文学院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教师、全体研究生、博士生以及部分外校师生参与了本次沙龙。活动过程主要分为两个环节:庞红蕊老师主讲与学生交流提问。

在第一个环节中,庞红蕊老师首先对阿甘本的“装置”和“人类学机器”概念进行了回溯,指出这两个概念互为指涉,贯穿其思想的始终。通过梳理阿甘本著作中的分裂主题,庞红蕊老师阐释了古代与现代人类学机器的运转逻辑。前者是靠生命内在的区分,后者则是生命的连续性,但其装置的核心都是通过人类内部的区分机制生产主体和人性,从而制造赤裸生命。本次沙龙的目的就是围绕阿甘本在生命政治视域中所构建的“毁坏了的哲学”,探讨如何终止这种人类学机器的运作。

庞红蕊老师立足文本,对阿甘本的思想脉络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论述,指出摧毁装置的关键正是阿甘本所创设的“无用之思”概念集群。他通过追溯神学、哲学、文学、艺术、伦理学以及政治学等诸多思想路径,在比较性视野中对“无用”(inoperativity)这一核心概念进行了考察和界定。中文语境下的“无用”有多重意义,但阿甘本的“无用”是对本雅明救赎思想的回归,它与消极惰性无关,而是一种积极的“无为”,一种带有弥赛亚色彩的“安息”。在弥赛亚的“无为”图景中,人不再被功利化的身份所规定,其行动被取消,律法被悬置,人与非人的区分机制也因此失去效用,从而终止了神学装置的运作。但终止装置的力量并非是毁灭性的暴力,相反,它是带有弥赛亚色彩的“安息”,是本雅明的“定格”、斯宾诺莎的“省察”以及《罗马书》里的“不—作”,即一种“无用”的“柔弱”力量,指向区分的无效化和去功用化,使一切都归于潜能的保存之中。总的来说,“无用之思”植根于神学中的弥赛亚主义,同时也被阿甘本延引入各个范式。它通过制造停顿和断裂打破人类自动化的活动,成为终止人类学机器的休止符,得以令人类的生命开启一种新的用途。当人本主义终结之后,生命不再发生分裂,也不再被各种装置捕获。人也通过“无用”回归生命本身,从而获得真正的安息。

在第二个提问环节中,同学们与庞红蕊老师就阿甘本的“无用之思”展开讨论与交流,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李思琪同学对阿甘本援引自《罗马书》中的“使命”一词产生了疑问,提出:该如何理解“停留在他受到召唤时正负的使命中”这句话?庞红蕊老师对此进行了耐心解答,并通过对比阿甘本与马丁•路德对“使命”的不同翻译,更加深刻地阐释了其中所蕴含的“无用”意味。

最后,庞红蕊老师对此次沙龙进行了总结。她希望能通过这场纯理论性的分享与交流,带给大家一些思想上的启发,为文本研究提供一种新的视域,在思辨中探索出新的学术路径。

至此,此次沙龙活动在浓厚的学术氛围中圆满结束。